燃文小说网 > 历史军事 > 乾隆朝的造反日常 > 第四章 正经生意
    所以,赵亮对于这具身体的爹娘亲朋,亲近感那是满满的。

    看着那些熟悉的面容,他就不能不想着自己9012年的亲人,赵亮不可能把这些人当陌生人一样来对待,半点感情也无。

    甚至想着这个时代的赵亮,他就不由得就想到了现代,自己来到了眼下这个世界,那是不是在说——这个世界的赵亮就去了9012年呢?

    赵亮不知道,但他很希望是如此。

    因为他觉得清版赵亮在9012年看到与自己父母亲人长的都一模一样的现代版赵亮的父母亲人,肯定也会像现代版的赵亮对清版赵亮的父母亲人一样有感觉的。

    甚至这种希望都成为了支撑他的一股信念!

    因为只有这样他心里才会好受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眼下时空,赵亮出身小地主家庭,就像兔子建国前,赵亮听爷爷说自家那时候也是个地主那样的地主。籍贯淮宁县(陈州府府治),家中二三百亩地,祖辈兄弟甚多。他除了爷爷外还有两个亲叔爷爷,而太爷那一辈更有兄弟四个,子又有子,子又有孙的,这都是没出五服的血亲,在乡下那就是人多势众。父亲又是个秀才,那赵家的门第就是小乡绅了。不止在老家大赵庄是一手遮天,便是在龙路口里(行政单位,大约是乡)也是有头有脸的。

    打小吃喝不愁的赵亮,自幼被灌输的便是科举功名,就是做官光耀门楣,放在这个时空那真是一点都不错。

    而赵亮原身的脑子也甚是好用,十二岁下场就过了县试,虽然接着倒在了府试,却也让整个老赵家都视他为家族的未来,为家族的希望。

    十五岁终于过了府试,得了童生,那就不用再考县试和府试了,只要再过了院试,秀才功名就到手了。

    院试三年两开,乃是一省学政下到各府主持考试,时间皆在八月份。赵亮七月末去府城,因为龙路口里距离府城只有短短的三四十里路,廪生作保也早就办好(考秀才要五个童生互保,然后再找个廪生作保人,廪生就是县学考试第一等的秀才),他就是去考一场试。

    结果临行前的酒席上他多喝了几杯,但还不至于伶仃大醉,还能送他三叔祖回家,只是回来的路上人在渠边撒尿,脚下打滑,一头栽进了渠里,这真是谁都怨不上,只能怪自己运气太差。

    被捞上来后的赵亮大病了一场,还没等换芯子呢,人就是副病鸡模样了。

    哪怕换了内芯后他开启了随身空间,得到了奇遇,身体力量在不断增强,可外观上却始终是一副病鸡样。

    也是奇了怪了!

    “哒哒哒……”

    黄骠马在山路之间穿行着,速度并不快,刚下过一场雨么。

    赵亮并没有离开官道,但他显然不能在那儿现身。就近旁着官道穿行山路,将那些仓皇而逃中的残兵败将甩在屁股后头,直到绕过了保安驿,这才上了官道。

    然后在天黑之前,成功的奔到了裕州城外。

    “大爷,您回来了?”

    起点并不知道自家少爷干嘛去了,但很显然这是一个少爷不想叫他知道的秘密,他自然就不会再去问。

    在裕州城外一处不起眼的宅院里换乘了马,赵亮带着身后多出来的小厮,两骑继续沿路往西南而去,直到来到了位于赵河河畔的赊店镇。

    赊店,在后世中国这是一个很籍籍无名的地方。

    哪怕是河南本地人也没多少人听说过这里,顶多是听说过赊店老酒的名号。

    可是在清乾隆年间,这里却是一个与汉口齐名的豫南巨镇。

    金汉口,银赊店,七十二条街道,三十八个胡同,十八里河堤,体量之巨比之开封的朱仙镇有过之而无不及。商贾走贩,贫贱高低,各行各业,十几万人云集于此。

    这就是乾隆朝鼎盛时期的赊店镇。

    明明已经是黑夜里了,但黑夜中被赵河包裹着的赊店镇却灯火通明,离得老远就能叫人望见。

    “白天千帆过,夜晚万盏灯!”勒住坐骑,赵亮看着如同不夜城一样的赊店镇,眼睛里闪过一抹由衷的赞叹。

    哪怕他已经不止一次的见过这幅场景了,却仍旧忍不住感叹,娘希匹,这夜景比他9012年的老家都要热闹。

    虽然说这话有点丢他老家的人。可事实就是啊。

    “大爷……”起点轻声的叫道。

    他虽然不知道自家大爷之前外出是干什么去了,可他却知道飞卢早带着人在老河街那等着呢。以保证他们一行能悄无声息的回到原落脚地!

    他家大爷如此安排,显然是不愿意暴漏自己的行踪的。

    “走——”

    赵亮一带缰绳,就向着老河街赶去。

    老河街是是赊店最先繁盛之地。

    赊店镇作为现下中国中部区域最为重要的货物转运码头之一,作为山陕商人们北走南下所必经地之一,那也不是一天就建成的。

    从晚明开始,到今天的鼎盛,赊店镇已经经过了一百六十年的发展了。老河街就是赊店镇最早的货运码头和商贸集市。

    这地方,向北可去周家口(陆路),能够沟通贾鲁河往开封(朱仙镇)去,而周家口同时也能通过沙颍河东南下进安徽淮河流域,直抵江南;向南则通过赵河连通汉江,经水陆直达汉口,进入长江。

    乍然一看似乎重要性很一般,根本不能同扬州媲美,但事实上这里却是山陕茶商们的命根子。

    山陕茶商从南方进购的茶砖,就是经过这里北上周家口,再通过贾鲁河抵到朱仙镇,然后转入山西、陕西及西北各省的。(晋商对俄的茶叶出口,赊店的走量能占四五成之多)

    何况当这里的南北商路被趟平了之后,维系赊店镇经济繁荣的又岂止一个茶叶啊。

    药材、白酒、生漆、桐油、竹木、布匹、食盐等等,全都是大宗。

    地处中原,向北辐射山陕西北诸省,向南勾连湖北,覆盖湖广西南诸省,人口上亿数,多广大的一个市场啊。

    与领袖此地的那些明面上的巨头相比,刚刚兴起的陈州赵氏只不过是条不起眼的小鱼。且赵亮此番来也不是去那些个巨头碗里讨饭吃的,赵家现如今的主业是饭店酒楼,配套的有客栈、茶楼。

    赊店镇富贾云集,七十二条街道上不知道藏着有多少家酒楼、客栈,开开闭闭,铁打的赊店,流水的商户,谁会对一个新开张的酒楼起心呢?

    而在过去的两年多时间里,赵家的酒楼已经在豫东一带积攒了不小的名气,在多地开设分店,现在把生意扩张到赊店镇,也很顺理成章。

    赵家的松鹤楼在河心街的北头。

    赊店镇南北两侧有赵河、潘河流过,潘河流量小,经过疏通后也只能行走小船,赊店这儿主要还是看赵河。

    赵河由北向南,流经赊店时,主流一分而二,形成南北两支流,至一公里外又汇合,中间形成岛状大沙洲,叫河心街。乃是现下赊店最为繁华之地。

    因为水情深阔平稳、适合停靠的码头,是名为后河。

    其最北头的码头叫北舞渡,自南面来的晋商秦商,到了这里就结束了水路转为旱路了。

    走方城道去裕州,然后沿着官道一路赶至周家口,再转水路。

    或是走三鸦路,那又被叫做古鸦路的,是宛、洛之间最便捷的通道,也是古代由四川、湖广到达河洛、关中的必经之道。

    所以这里不止有码头上船只来往,千帆竞扬,桅杆如林,还有搬运行卸货分类,再由马帮、驼队转发去北方各地,常常通霄达旦,熙攘鼎沸。

    据说光是上规模的搬运行就有四十八家,叫的出名的车马行则有二十五家。

    后河码头有青石铺就的下货台,层层石阶通到岸上。岸上就是老河街。

    在灯火通明的赊店,赵亮他们的马已经消失不见了,身边也多出了一个叫飞卢的小厮。

    起点、飞卢,这都是他给小厮随从起的名号,也算是他不为他人知的恶趣味罢了。

    一行人空手行走在老河街,就仿佛水滴落进了大海中,半点也不引人注意。很快到了停船处,分分钟就到了河心街。

    至此,赵亮是彻底放松下来了。
键盘左右方向键"→"或"←"可翻页,回车可返回乾隆朝的造反日常目录,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